乾坤聽書網小說網 » 歷史軍事 » 北宋大丈夫最新章節列表 » 《北宋大丈夫》最新章節列表 第1520章 斷腿,龍圖(為新盟主‘油登登’賀,加更)

《北宋大丈夫》第1453章 失去節操的沈安

文/迪巴拉爵士
推薦閱讀: 慶余年

唐仁在書院外面等到了沈安,見他神色自然,就問道:“郡公,您可是用功勞換了張五郎的平安?”

“沒有的事。”

想到明日趙顥會給那些人一個大驚喜,沈安的心情就極好。

可他的微笑在唐仁看來就是強顏歡笑。

“是某不該。”唐仁覺得是自己把沈安拉了進來,讓他的功勞化為了烏有。

沈安在西北連下三城,外加攻下了韋州和靈州的功勞,讓朝中不少人羨慕的流口水。

“雖說您不好再升官,可家里不是還有二位衙內嗎,某真是該死!”

就算是把功勞算在芋頭和毛豆的身上也成啊!

唐仁痛心疾首的想抽自己一耳光。

他沒想到皇城司的反彈會那么厲害,讓官家專門召集了雙方來處置。

“你這是想多了。”

沈安的心情依舊美好,“某見不慣這等打壓忠良的人,不踩斷他的腿,某就覺著心中不安,寢食難安。”

“郡公……”唐仁感動之下,唯有躬身。

芋頭現在是儒林郎,小毛孩也差不多了。至于毛豆,他現在還只知道嚎哭,怎么可能封官?

大宋恩蔭封官不少,但那孩子得長大些,哪怕是宗室子也是如此。

這些沈安早就算過了。

那些功勞太多了些,讓他不得安生,若非是出來一個胡榭年,他已經瞄著幾個反對新政的‘新星’了。

他摸出一枚大力丸遞過去,一臉平靜的道:“安心。”

唐仁點頭,接過大力丸,熟練的剝開扔進嘴里。

酸酸甜甜真好吃啊!

兩人吃了大力丸,唐仁又請教了一些錢莊的事兒。

回到家中后,楊卓雪來問賀禮的事兒。

“送錢吧。”

沈安很是大氣的一擺手,沈家就準備了一箱子紙鈔。

咱不差錢啊!

第二天一大早,沈安就被果果和芋頭吵醒了。

“哥哥,要去看新娘子!”

天氣還冷,早上睡覺最舒坦不過了。

可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后,開始有果果,后來有兩個兒子,讓沈安不得安生。

“來了來了。”

沈安昨日就和他們說好了去觀禮,所以爬起來吃了早飯后,家里的馬車也準備好了。

聞小種自然要跟著去的,還有李寶玖。

“卓雪,我們出門了。”

楊卓雪也想去看,但卻要在家帶孩子,只能揮手。

沈家的賀禮此刻才將到了皇城外。

“沈家的賀禮?”

按理送禮該提前的,可沈安卻留在了今日,而且竟然只有一只木箱子。

按照大王和他的交情,少說也得送個幾馬車的賀禮吧。

這大宋首富也忒摳門了!

幾個不知深淺的內侍在嘀咕,等他們接過木箱子后,發現不怎么重,更是搖頭。

一路把木箱子送到了慶寧宮中,王崇年和喬二接過后也是一愣,然后喊道:“沈郡公的賀禮!”

有人來記錄,把正蹲著等媳婦的趙頊也驚動了。

“送了什么?”

趙頊真的很好奇沈安會送自己什么賀禮,覺得應當是金器。

比如說一只百來斤的金虎什么的。

木箱子打開。

里面整整齊齊疊放著紙鈔,一眼看不到底。

臥槽!

喬二揉揉肚子,然后踮腳看了一眼下面。

這得有幾萬貫吧?

嘖嘖!

果然是大宋首富的手筆啊!

喬二看了一眼,見大多數人都是眼冒金星,顯然是被震住了。

趙頊干咳一聲,“把箱子收好了,那個喬二,你看著,丟了只找你。”

好兄弟啊!

趙頊正在發愁娶了媳婦,以后生了孩子去哪弄些錢來花用,此刻得了這個賀禮,心中不禁一松。

宮中有份例,他的還很高,可大丈夫在世,手里緊巴巴的日子難熬啊!

“圣人來了。”

高滔滔帶著哼哈二將來了,一進來就見到了一箱子的紙鈔,就問道:“可是沈安送的?”

“是。”

趙頊覺得不大妙。

高滔滔嘆道:“果然是大手筆,不過今日人多手雜,且放我那里去。”

“娘……”

趙頊覺得這錢被送到了老娘那里去,就和飛走了沒區別。

“圣人,官家在尋你。”

幸而來了個好消息,高滔滔遺憾的道:“這箱子要收好了,誰弄丟了……嚴懲!”

這看樣子高滔滔并未完全信任新媳婦,擔心她敗家。

可趙頊這個棒槌卻不知道老娘的感受,等她前腳走后,就吩咐道:“放我的臥室里去。”

臥室里媳婦遲早會發現,到時候……

趙頊莫名其妙的想起了沈安以前說過的事,有地方的新婚夫婦當夜就會打起來,而起因卻是為了錢。

至于嗎?

他搖搖頭,接著婚禮就開始了。

婚禮是盛大的。

有錢的趙曙為了兒子娶妻砸了不少,堪稱是豪奢,只是不知道事后會不會后悔。

“安國夫人來了。”

安國夫人就是向氏最新的封號,她被迎了進來。

外面有不少來觀禮的,芋頭坐在父親的脖頸上看著里面,果果牽著哥哥的衣袖,踮腳嚷道:“新娘子在哪?”

等向氏出現后,大伙兒都齊齊的哦了一聲。

好了,心滿意足了。

外面陳忠珩板著臉道:“諸位,都該去吃喜宴了啊!”

趙曙還是不錯的,至少在收了不少禮后,還記得擺了酒宴。

果果去了女人那邊吃席,沈安和芋頭坐在一起,邊上竟然是趙宗絳。

這誰安排的位置?

沈安看著趙宗絳吃肉和受刑般的模樣就覺得不爽,可等他看到了斜對面坐著的曹佾時,心情不禁大快。

就在曹佾的上首,坐著的竟然是令汴梁百官宗室聞風喪膽的趙宗諤。

曹佾以前很少參加朝會,所以和趙宗諤寒暄了一番,甚至還熱情的邀請趙宗諤有空去家里喝酒,大伙兒談談人生什么的。

趙宗諤在汴梁堪稱是霸道到了沒有朋友,所以見曹佾親切,不禁熱淚盈眶,不知不覺就放了幾個無聲無息的屁。

“喝酒喝酒。”

曹佾舉杯,然后吸吸鼻子,“什么味?”

哎!

作死的曹佾啊!

沈安在心中為曹佾默哀片刻,然后照顧芋頭吃飯,等自己得空后看去,就見曹佾面色漲紅,大抵是想提前回家。

可這是賀趙頊成親的宴席,誰敢這么不給官家面子。

宴席結束后,曹佾如蒙大赦的往外跑去。小作文小說 www.xzwxs.com

“國舅等等某!”

趙宗諤追去了,大家不禁哄笑了起來。

“二大王送賀禮來了。”

就在此時,趙顥來了。

趙曙板著臉,“他這個時辰才來,這是存心的?”

高滔滔聞訊趕來,趕緊勸了勸,“二郎定然是去費心準備禮物了,官家且看看再說。”

自家大哥成親,你竟然等宴席結束了才來送賀禮,這個真的說不過去了。

沈安牽著芋頭,含笑看著灰頭土臉的趙顥。

趙顥的身后跟著兩個內侍,他們提著一個木箱子。

“是什么賀禮?”

趙允讓也來吃孫子的喜宴,他打個酒嗝問道。

今日在場的就數他最尊貴,所以周圍敬酒的人不少,趙曙見了擔心自家老爹吃虧,就使個眼色,陳忠珩過去打岔,讓趙允讓得以全身而退。

趙顥拱手,“是一只鳥。”

周圍傳來了一陣笑聲,很是那個啥……曖昧的笑聲。

鳥!

趙允讓額頭上青筋直冒,若非是在宮中,定然是要發飆了。

“弄來看看吧。”

沈安突然說話了。

趙允讓看著他,心想這孫子說弄個震古爍今的賀禮,最好私下再看,免得丟人。

沈安牽著芋頭,很是篤定的道:“這幾日二大王在書院里刻苦琢磨賀禮之事,應當不差。”

“那就看看吧。”

不知何時趙曙走到了沈安的身后。

沈安趕緊讓開,讓他和趙允讓之間再無阻礙。

父子倆交換個眼色,大抵是看到你過得好老夫就安心了,或是你老人家看著老當益壯,很是精神,我很歡喜……

趙允讓干咳一聲,“二大王在書院里做什么?看著臉都黑了。”

那邊兩個內侍在開箱,趙顥聽了就拱手道:“翁翁,某去弄了給大哥的賀禮。”

“什么賀禮?”

趙允讓第一件事就是不動聲色的擋在了趙曙的身前,然后問道:“可會爆炸?”

他想起了以前趙頊在郡王府一家伙炸塌了一排屋子的‘壯舉’。

那個沈安就是個不消停的,得小心些。

沈安搖頭。

趙曙悄然走了出來,站在了趙允讓的前方。

看來他也不相信某的節操啊!

沈安覺得自己很無辜。

而在另一邊,消息傳到了慶寧宮。

趙頊正在那個啥……正在屋里看著新娘,兩口子這算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,有些囧。

向氏低頭,只覺得心口那里噗噗跳動,渾身發熱。

“大王,二大王在弄什么禮物。”

喬二覺著這算是個好消息,就搶先來報。

趙頊在前幾日就和沈安、蘇軾等人探尋過怎么收服自己的媳婦,這其中有個手段在媳婦剛進門的時候最好施展。他正準備施展……

喬二!

瞬間趙頊就決定晚上吃雞腿。

“大王為何不去看看呢?”

向氏也想起了出嫁前邀請楊卓雪去家中做客,提及怎么和皇子相處時,楊卓雪出的主意。

——別擔心犯錯,只要有分寸就好,大膽些。

你越大膽他越歡喜。

這是兩個孩子他媽的經驗之談啊!

向氏如獲至寶。

于是她抬頭,側臉看了趙頊一眼。

嘖嘖!

這個嬌羞哦!

男人找媳婦當然喜歡美貌如花的,可你就皮囊美的話,所謂色衰而愛馳,等他看厭了,覺著如左手摸右手了,那你還有什么值得他愛戀如初的?

最好就是內外兼修。

嬌羞自然是女子最大的武器,所謂月朦朧鳥朦朧,煙籠寒水月籠沙嘛,朦朦朧朧的更讓男人掛念。

趙頊果然楞了一下,向氏心中歡喜,想著楊卓雪果然是真知灼見啊!不,這分明就是她仗以捆住沈安的壓箱底手段啊!

是了,若非是有這等手段,沈安年少有為,還賊有錢,怎么會不多弄些女人進家。

這一刻向氏不勝歡喜,不勝感激。

趙頊心中一動,就去了前面。

一只大鳥!

一個以厚紙板為骨架的大鳥被擺放在地上。

大鳥做的惟妙惟俏,但這是你大哥的婚事啊!

你竟然就拿一只大鳥來當做是賀禮?

趙允讓的面色發黑,這里若是郡王府,沈安確信趙顥會被暴打一頓。

趙曙干咳一聲,低聲勸了幾句,大抵是且看這逆子弄,回頭我收拾他。

那些吃喜宴的人都在贊美著。

你去別人家吃喜酒,遇到了一些尷尬事兒怎么辦?

記住要笑瞇瞇的說些場面話,比如說賀禮有一只鳥,你得說這只鳥看著和真的似的,回頭新郎擺放在屋里,那叫做一個精神抖擻啊!

好鳥!

趙顥走過來,拱手道:“官家,臣想在此動火。”

嘖嘖!

有人嘖嘖贊道:“看看這二大王,今日兄長成親,他就來一把火,這個兆頭……這個兆頭……”

這個兆頭必須好啊!

可這貨只是隨口拍馬屁,卻不知道下面怎么接。

眾人看著他,覺得很可樂。

呃!

很尷尬啊!

沈安淡淡的道:“安國夫人早有賢名,大王以后的日子自然是紅紅火火。”

“對!”

那人感激的看了沈安一眼,正準備繼續嗶嗶,有內侍一把把他拽了出去。

這說話都大舌頭了,還嗶嗶,回頭小心官家收拾你。

趙曙的臉黑著,然后勉強點頭。

于是趙顥就弄了火折子走到紙鳥的邊上,蹲下拉了拉,竟然從鳥腹下拉出一根引線。

引線點燃,趙顥退后。

嘶……

引線竟然往兩邊翅膀的凸起處和鳥嘴,以及那個啥……鳥菊那里分散燃燒而去。那里有弄了防火材料的機關。

這樣的燃燒要考時間,時間不對就有先后。

所以這樣的引線必須制作精良,而且多次試驗。

嘶……

引線鉆進了四個噴口里。

咻咻咻咻……

火焰開始向下噴射……

……

第四更送上,還有盟主加更。

(快捷鍵 ←) 上一章 返回《北宋大丈夫》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神龙娱乐平台正规吗